勾教练狐疑地盯着他:“你心里真没想其他事儿?”“睡过头了?”勾教练瞪了王宇锡一眼,“你怎么也不叫叫他?你这室友怎么当的!”“你是准备猝死吗?”王宇锡诧异地看着他,“来了啊,一会儿屁股捂严实点,免得被老勾打开花。”“……行,我不懂现在的年轻人了。”勾教练说,“浪费我的时间来和你扯这些!快去吃饭!”勾教练皱了皱眉:“爻森呢?”爻森转过头茫然地看着他:“……和谁跑了?”爻森:“教练,请问您当初是怎么追嫂子的?”“有什么就大方地说,我是你的教练,什么事我还不能给你解决吗?”爻森:“教练,请问您当初是怎么追嫂子的?”

“……”勾教练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,恼火道,“你这事儿我真解决不了!你们年轻人情情爱爱的自己解决去!想谈恋爱就谈!不影响训练就行!在这磨磨唧唧的像什么样子!”爻森笃定地回答:“放心,我们兴趣爱好相同。”“你看比赛可以,但别给自己太多压力了。”勾教练难得语重心长地说,“我知道奥丁和林肯都很强,但我上次也说了,这些都是区域赛结束时的结果,这之后几个月你们五人能进步到什么地步,谁也不知道。”“那你想怎么着?”“……”“给他打个电话!”这么看的后果就是,爻森失眠了。爻森安静地听完,最后才道:“是,谢谢教练。但你说的我都知道,我失眠单纯是因为看比赛太兴奋了而已,不是因为我跟自己过不去。”

勾教练对他招了招手,示意爻森过来,一副要促膝长谈的模样。第二天早晨,四人都齐齐地坐在了训练室,勾教练走进来却发现爻森不在。爻森:“教练,请问您当初是怎么追嫂子的?”“我昨晚看比赛不小心看得太久了。”爻森抓起手机想看时间,却发现手机昨晚被他看视频看得没电了又忘了充,早就关机了。勾教练狐疑地盯着他:“你心里真没想其他事儿?”“……”“这……俗了吧?”王宇锡只好站起来乖乖溜了。勾教练有些担心自己平时给爻森的压力是不是太大了,再加上昨天又看了奥丁比赛的转播,爻森自己本来就有失眠的毛病,勾教练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地疏导疏导。“八点二十了,哥。”“……”勾教练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,恼火道,“你这事儿我真解决不了!你们年轻人情情爱爱的自己解决去!想谈恋爱就谈!不影响训练就行!在这磨磨唧唧的像什么样子!”

上一篇:交际部:欧出台步伐应抑制保护主义干扰

下一篇:安徽政协本副主席韩先聪mm纳贿千万获刑五年
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